深圳市进源盛塑胶材料有限公司

PEEK;PTFE;POM;PMMA

 
 
新闻中心
  • 暂无新闻
产品分类
  • 暂无分类
站内搜索
 
友情链接
  • 暂无链接
正文
马上开奖报码 对越作战英雄谈448团失利后:我爬了九天终回祖国
发布时间:2020-01-05        浏览次数:        

  上级领导给了我很大荣誉,授予我“钢铁战士”荣誉称号,总政治部、昆明军区、广州军区先后授予我一等功。1979年5月我光荣加入了中国,7月被提干,工资长到每月43.5元,当时对我来讲已经是高工资了,因为当兵时,我每月只有6元津贴。1980年我先后任副连长、副指导员,又到昆明陆军学院学习了一年半,后任第十三集团军坦克旅后勤部副部长,司令部副参谋长,副旅长。1986年我被选为七届人大代表,并多次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接见。

  本文摘自《兵器知识》2012年第6期 作者:林儒生 原题为:“草根”英雄肖家喜

  “你虽然没成为战场杀敵立功的英雄,但是你凭着对祖国和人民的一片忠诚,在九天八夜的时间里,没有丢失自己的武器和弹药,爬回祖国,也是名符其实线年,国家副主席王震上将对在昆明军区总医院疗伤的肖家喜讲了以上一段话

  2012年2月,蓉城冬雨绵绵,寒气袭人。记者在这里见到了已转业到金牛区国税局任正处级调研员的“钢铁战士”肖家喜。

  肖家喜身材很高,四肢匀称,颇有英俊之貌。他很健谈,毫不拘束,在向记者致欢迎之后,便开始了对三十三年前那段经历的回忆。

  1、我是四川省开县人,是元帅的同乡。虽然刘帅的家乡离我们村很远,但自从我知道他是我们开县人之后,就一直觉得刘帅无时无刻不在我的心中,作为一个共和国军人,就应该向元帅那样。

  在艰苦的农村上学务农之后,我于1978年3月份参军。先被分配到50军150师448团新兵连。短期训练之后,我来到该团一机连任给养员负责连队的伙食采购工作。那时我们连的日常粮食蔬菜、副食品的绝大部分都是由我蹬着类似你们北方三轮车那样的人力车去农贸市场购买。这个工作很辛苦,无论下雨刮风都得出动,偶而需买的食品量太大了,才能向连里要匹马驮一下。

  我们连是重机枪连,共装备有仿苏联“郭留诺夫”SG43重机枪的国产53式7.62毫米重机枪27挺。这种重机枪是当时我军野战部队的标准装备,性能还是不错的,2019年华夏音讯事变金码会救世网950950 者救济项目名单宣告,在1962年对印自卫反击作战中曾广泛使用。这种枪口径7.62毫米,全长1700毫米,瞄准基线发/分。

  每挺53式配4个弹药箱,每箱装53式机枪弹350发。行军时,这种枪得三个人扛,一个扛枪身,一个扛护板,另一个扛枪架。但我们连的53式都是用马驮的,一匹马驮一挺机枪和4个弹药箱,驭手牵着。连长指导员还有副连长也都骑马。全连有几十匹马,都是那种体形较小,能适应南方山地的马。打起仗来,这二十几挺重机枪一字排开火力也是很猛的,所以我们连也是团里的“眼尖子”,我们也觉得很仙人掌心水,http://www.caonlb.com有脸面。

  不过这次参战,我们连没有使上力,建制被打散了。后来,53式也因为太笨重、复杂和轮式构造不适用于山地丘陵、行进间射击,而从我军野战部队退役,代之以通用机枪,当然这都是后话了。虽然我只是个炊事员,但对武器还是非常热爱的,一有时间,就会去班里“抚摸”一下那些乌光油亮的重机枪。每当这时,我心里都有说不出的愉快。直到现在我还非常关心我军和世界上军事武器的发展情况。

  2、青岛加强浸搅浑天色救急响应国法检查守卫冬日“青岛蓝”天将图库1979年2月,我们开赴前线,参加第二阶段的对越自卫反击作战。为什么说第二阶段呢?因为在东线个师是配属给先期作战的41军。我们接受任务时,41军经过艰苦作战,已经攻占了越南的东部重镇高平。这时已经是二十几号了,就整个战局来讲,已经到了开始撤军阶段。但战斗还是很激烈,越军利用有利地形和人员方面的优势,不断以各种方式阻击围歼我后撤的部队,尤其是零散部队和后方机关,使我军遭到了一些损失。

  就我们这些才入伍七八个月的“新兵蛋子”来讲,头一回见识了“生死只在一瞬间”的战场。几个钟头以前,还是有说有笑的战友、同乡,转眼之间就没了。我从最初的恐惧震惊悲痛中醒悟过来,转为冲上一线为战友报仇的激愤之中。我屡次要求上一线,亲手杀它几个忘恩负义的“白眼狼”,不愿再干这些拾担架送弹药给养的任务了。